全国服务热线

13582679188

0317-3894779

公司公告:请注意,本站标示出的价格为参考价,实价以销售部报价为准。
行业新闻

地址:河北省河间市行别营工业园区

手 机:13582679188(靳经理)

传 真:0317-3894779

邮 箱:3228531992@qq.com

华尔街当初是如何扼杀美国太阳能产业的?(2)

日期:2018-12-05

点击:

  
  问:说回1980年代。在卡特卸任里根上台之时,很多的太阳光电公司为大型企业集团所有。之后发生什么了呢?
  答:1982年左右,美国更改了企业交易方面的法规。新法规允许垃圾债券交易、恶意并购和股票回购。美国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放松了对金融体系的控制,不过到1980年代该体系才得到真正的解放。在那之后,美国出现了大型的企业并购浪潮。公司蓄意收购者纷纷攻击其它的公司,这对太阳能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通用电气当初有太阳能部门,且有扩张计划。但新任CEO杰克-韦尔奇(JackWelch)上任的时候,他指出,通用电气将只会涉足它排在行业前二位置的业务领域。他说道:“我们将会清理掉其它所有的业务,然后我们将会攻击其它的公司,尝试将它们收购过来。”
  因此,通用电气关闭了自己的太阳能部门,然后攻击当时也有太阳能部门的美国无线电公司(RCA)。RCA在技术开发上是最具创新性的公司之一。他们开发了薄膜太阳能电池,但他们无法将其商业化。最终是日本人将该技术商业化。绝缘子
  与此同时,有很多的公司蓄意收购者攻击石油公司,比如托马斯-布恩-皮肯斯(Thomas Boone Pickens)和卡尔-伊坎(CarlIcahn)。那些石油公司不得不剥离不相关的业务,它们必须要花大量的资金来回购股票,以增加持股比例,防止遭到企业狙击手的袭击。
  问:你列举了六七家不得不剥离太阳能部门的石油公司,其中包括埃克森和BP。那些企业变动是否也导致管理哲学的变化呢?
  答:主要的差异在于,1970年之前,美国是经理人时代,即企业由经理人掌控。企业股东不会向他们施加带来短期回报的压力,经理人可以按照他们的意愿进行长期性的业务投资。在经理人时代之后,美国企业进入了金融化时代,又或者说股东价值最大化的时代。经理人时代的结束对于太阳能行业的发展非常不利。
  问:你是怎么拼凑起早期可再生能源的这段商业历史的呢?
  答:我的毕业论文就是有关美国和日本的太阳能行业的历史比较研究。我想要解释为什么日本太阳能行业最终会变得比美国的大得多,尽管美国是该项技术的起源地,且是该行业早期发展阶段的领跑者。避雷器
  我最初开始研究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觉得政府政策是重要影响因素。因此我想要研究美国和日本之间的产业政策差异。因为我知道,在那个时代,日本以拥有良好的产业政策而著称。他们既能够优胜劣汰,也能够战略性地完成产业升级。我觉得太阳能行业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但我后来发现——尽管政府政策是部分原因——更重要的影响因素是,日本企业和美国企业在组织结构和控制人上的差异。在日本,企业由大银行和经理人掌控,而不是受金融市场控制。1980年代,美国允许恶意收购、杠杆收购和各种新式债务融资工具之时,日本并没有出现这些情况。在日本,尽管日本企业在房地产形成巨大泡沫时出现一定的金融化,但这对于日本企业的影响并没有其对美国企业的影响那么大。两国企业的主要差异在于组织结构,而非国家政策。
  问:我们现在讨论的转变——转向放松管制,转向蓄意收购,转向让市场运行脱离政治范畴——在美国和欧洲都有发生。为什么日本能够避开那一轮金融化呢?
  答:在日本,二战之后过往的那些财阀都瓦解了。
  之后,日本出现并非由金融利益主导的新一代公司。它们由工程师所主导,它们的理念是打造技术来追赶上西方国家的发展。日本企业在1980年代的组织结构是战后重组的遗产。在1990年代之前,这种日本模式非常有效。后来日本出现巨大的房地产泡沫,致使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十年后仍然问题不断。日本企业一直都没有出现金融化,直至1990年代末期——他们的巨大泡沫在1990年代破灭,他们随即对日本的发展模式失去信心,开始将西方国家的思维引入他们的企业治理当中。
  当然,日本改变了很多,但他们确实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让他们的企业没有出现金融化。
  问:日本太阳能行业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吗?
  答:不。日本太阳能行业在2005年左右陷入了停滞期,那个时候也正是我结束我的研究的时候。当然,自那以后,中国人开始占据主导地位。我想,日本太阳能行业的相对下滑可能是因为中国企业涉足该领域,蚕食日本企业的市场份额——不过我对此并不确定。自2005年以来,中国就一直是该领域的领先者。
  问:这对现在有什么影响?你是否觉得,假如出现不一样的情况,企业集团在1980年代能够坚持下来,那现在美国的太阳光电产业是否会更加生机勃勃?
  答:1980年代所发生的事情——企业被蓄意收购——是对1970年代所发生的事情的反响。1970年代发生的事情是,企业业务扩张得过于庞大。企业集团经营各种它们并不了解的业务;它们只是根据电子数据表来管理那些业务。所以我会再往回追溯到1960年代,假设企业集团化没有发生。
  如果那些企业集团在1980年代能够存活下来,政府没有放松对华尔街的管制,那它们或许能够在美国创造出更具竞争力的太阳能产业。但那也是一种对过往事情的反响。它在1970年代也引起过担忧。进行反事实分析并不容易。
  我认为,如果美国实施不同的产业政策——就像1950年代和1960年代微芯片产业的那种政策——让小公司免遭大公司的竞争,不向大公司提供直接的补贴,那会帮助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和了解太阳能技术的企业家。这样的话,我想整个产业就会变得不一样:如果你让那些体量较小的公司来决定政策走向,那你就不会在行业如此早期的发展阶段提供巨额的量产补贴,小公司就能更加慢速地建立小型的离网市场。
  问:你说,从整个历史来看,征收碳排放费本身会行不通。为什么这么说呢?
  答:要使得太阳能成为主流技术,行业需要再促成很多的创新。太阳能仍然是间歇性的能源;没有太阳照射的时候它并不能派上用场,因此你必须要想办法去存储和传输它。不断地给电网输入太阳能,是行不通的——电网的设计并不允许它输入更多的太阳能。
  我们还需要很多的创新。如果企业本身并没有创新动力——如果他们只是要通过诸如股票回购的手段来提升自身的价值——那征收碳排放费也不会引发创新。为了创新,你必须要对未来进行长期的投资——长期的投资结果如何当然是不可预知的。创新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企业无法知道具体该投资些什么。对于企业来说,如果通过回购股票或者投机取巧更容易赚钱,那他们就没有理由去对新技术进行风险很高的押注。
  因此,征收碳排放费要奏效,政府还得专注于打造创新型的企业,确保创新型企业拥有投资长期发展的途径。
  原因是,截至目前,风险资本在太阳能上已经损失了不少,因此这种模式并不可行。太阳能的发展也是长期性的;它与化石燃料直接竞争;它是资本密集型的产业。该领域必须要出现某种企业重组来促进创新,必须要有某种政策使得它与现状决裂,即现在的企业主要专注于短期性的季度业绩和股价表现,而非长期的发展。
  河北森瑞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河北森瑞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他网站,河北森瑞电力网登在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