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13582679188

0317-3894779

公司公告:请注意,本站标示出的价格为参考价,实价以销售部报价为准。
行业新闻

地址:河北省河间市行别营工业园区

手 机:13582679188(靳经理)

传 真:0317-3894779

邮 箱:3228531992@qq.com

电改两年回顾:不论成败 好与不好 更多留待历史评价(2)

日期:2018-12-06

点击:

  
  这些“非理性”低价格的出现,或者来源于竞价者的认识不足,短期亏损也在所不惜,或者来源于其他的扭曲政策。这些扭曲的政策(比如部分地区对电厂发电量的考核),造成了部分电厂即使经济上发一度亏一度(指的是发电收益还不能覆盖可变成本,而不是会计意义上的亏损),但是碍于其他目标,也必须拿到发电的份额。这完全是对企业自主经营权的不当干预造成的非理性行为。
  输电电价核算仍旧没有足够透明的方式。绝缘子
  输配电价核算关系到整个电力体制改革的成本与收益,需要客观、明确的标准去界定合理与否,并体现动态激励原则。主要的测算参数,比如有效资产的认定、合格成本的标准与范围、收益率指标等都需要详尽的规定。这是高度专业化的。目前,这一测算的过程仍旧是不透明的,特别是涉及到不同的地区、用户以及电压等级之间交叉补贴的问题上。
  一般而言,输电网是大部分用户共用的,很难分得清楚谁用的多,谁用的少,需要所有用户均摊。但是配电网可以找到较好的方式去区分谁是主要的受益者。因此只基于电压等级的测算,可能会产生较大的用户间的交叉补贴。需要找到一种公众可以更好理解的方式,以破除“黑箱”模式。
  监管力量与能力的加强仍旧没有提上日程。
  随着垄断力量的削弱,市场出现了更多的参与主体,特别是在售电、增量配电、交易中心方面。但是,市场的有效运转,是以明确的规则,以及规则的严格执行为前提的,这些都离不开有效、透明的监管。而监管的力量与能力,在过去“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指挥思维环境下,是严重不足的,这是一项需要尽快提上日程的工作。
  对投资自由决策权的干涉仍旧存在,即使是煤电。避雷器
  要建立竞争性的能源市场,伴随着两大基本原则——第一,允许人拿着自己的钱犯错误;第二,不是正确的事情就是政府需要做的。前者涉及到投资自主决策权的问题。而后者涉及是否激励相容的问题,如果是,就不需要政府层面介入去指挥。
  2016年,煤电行业装机出现了多种意义衡量(供需平衡、利用率,包括无法足够回收投资的跌落的电价水平)上的过剩。中央能源管理部门再一次出现了控制总量的冲动,给未来的必要的煤电内部优化、煤电技术持续进步等超越总量平衡的结构与效率问题带来了阴影。
  “讨厌”的事情:历史路径依赖
  一些长期存在的传统思维方式、利益集团误导仍旧极大地妨碍着我们的进步。这些“讨厌”的事情包括:
  电力调度数据不公开。
  调度运行数据的实时上网公开是理解很多问题的基础,特别是弃风弃光、长距离输电是否灵活运行、调度是否足够公正、系统冗余程度与备用水平等。
  我国的发电与用电需求仍旧在系统平衡上是分离的,而调度具有较大的在年内很多时间尺度上的自由量裁权。系统平衡的方式缺乏明确的规则,特别是偏差如何界定、谁去弥补、成本如何测算等问题。
  这一调度数据的不公开,已经严重影响了对电力行业几乎所有问题的理解。我国应该出台类似欧盟数据透明化工程(EUTransparencyRegulationN°543/2013),以及美国信息公开法令等法律规定,保证电力调度数据的实时上网公开,以便于公众与社会各界的理解。
  “上大压小”与长距离输电的基荷运行方式。
  在波动性的可再生能源出现以后,“大”往往成为提高电力系统灵活性的巨大障碍。因为可再生能源将极大的消损各种机组与系统整体的利用水平,重资产的基础设施都将因为利用水平的下降而长期成本迅速上升,从而变得经济上不可行,成为“搁置资产”。
  从整个系统而言,需要从系统灵活性提升的迫切性角度出发,尽快停止“上大压小”工作,以及考虑提前退役大容量的火电机组与仍旧事实上处于基荷运行的输电线路,特别是高压大容量跨区线路。系统灵活性提升的方面,仍旧没有在政策讨论与出台中得到足够的重视。
  调峰服务的泛化
  标杆电价与年度发电计划构成了计划时期电力管理的完整体系。但是这一体系随着改革的深入将被陆续在各个时间尺度上打破,从而使得所谓的“调峰服务”的泛化成为一个问题。
  面对着波动的需求与更大波动的可再生能源,要求机组完全可控可调(否则,不是这样就意味着“服务”)已经是完全不合理、产生巨大效率损失的要求。与此同时,大锅饭式的调峰服务平衡模式需要尽快改变,而代之以更适合调峰的专业化机组。比如扩大已建成的天然气单/联合循环机组(启停、爬坡、往复迅速,固定资产投资小)的应用范围。
  在这些方面,既有的电力改革文件基本没有涉及,或者存在自我冲突的问题,迫切需要从机构改革、政策变化等角度予以纠正。
  结语
  以市场化为基本特征的电力改革,其总的目标,是反映电力价格(价值)在时间、空间以及出力灵活上的变化,这是世界各国共同的追求。要在我国尽快实现这一目标,坚持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监管规则、打破过去的路径依赖是必不可少的。电力体制改革两年以来,益处多多,特别是在程序性与象征意义上。但是也存在一些隐忧,以及一些严重影响市场建设可持续的问题。
  河北森瑞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河北森瑞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他网站,河北森瑞电力网登在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