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13582679188

0317-3894779

公司公告:请注意,本站标示出的价格为参考价,实价以销售部报价为准。
行业新闻

地址:河北省河间市行别营工业园区

手 机:13582679188(靳经理)

传 真:0317-3894779

邮 箱:3228531992@qq.com

小李电刀《说粤全传》|第四回求疵粤新规

日期:2018-12-06

点击:

  
  上回书说到广东电力市场化交易第二版新规则三次竞价,竞价结果受干预影响,超越电刀小组以往的分析方法较多,广东市场受首次干预的影响较大,主体反应强烈,供需对成交的影响小于行政手段。绝缘子
  (来源:微信公众号电力市场研究  微信号:EMRI_WeCanFly  )
  书接上回。电刀小组前一段的精力主要针对江湖中各方关注的竞价进行分析。作为电力市场机制的关注和研究人员,实质上对于广东新规则来说需要关注的“重点”还远远不止于此。作为“大用户直接交易”传承的各省市场化交易或多或少,规则编制者都更重视市场准入、交易方式(双边or竞价)和出清(配对or边际),从以上内容在各地规则中的篇幅就能看的出来。其实规则当中还有很多东西要关注,尤其是电力市场的学者和研究人员更应该剥开市场化交易“浮华的外衣”,探究其内在的经济学原理。本回书,电刀小组这几个“小妖”在没有“大王”安排的情况下来“巡山”,对广东新规的内容和做法个别“疵”吹起“毛”来看一看,“班门弄斧”以期抛砖引玉,愿引起业界关注,帮助广东走的“更好、更快、更远”。
  吹毛求疵之一:基数电量是个什么鬼?避雷器
  广东新规第七章整章阐述了年度基数电量和月度基数电量的编制。从电力系统的运行习惯来看,以及《电力中长期交易基本规则(暂行)》(以下简称《基本规则》)和广东新规通篇的描述来看,目前所有签订的合同均为实物合同,广东新规的第四十二条也明确“发电企业、电网企业据此签订厂网间年度购售电合同”,该条规定与《基本规则》第三条第二款“优先发电电量和基数电量现阶段视为厂网双边交易电量,签订厂网间购售电合同,纳入电力中长期交易范畴”紧密切合。从理论上说,“交割方式决定合同性质”,实物合同应当以实际完成交割为基本义务,而由于电力商品要求实时平衡的特殊性,就要求发用电双方在实物合同中约定并执行一个带有时序的发用电力曲线。然并卵,当读到广东新规第一百零七条发现所谓月度基数实际上是由总上网电量扣除参与市场用户实际月用电量和西电送电量得出的。也就是说,广东发电企业基数合同中数据是在合同执行后,通过计算得出,而非事前确定的实物合同。由此引发疑问:其一,事前合同的月度数据有什么作用(执行完还可能改)?其二,事后确认电量数据的合同还算不算实物合同?其三,这样做相对《基本规则》,实质上免除了电网因预测不准可能受到的偏差考核,是否权责对等(抑或是种妥协)?
  吹毛求疵之二:调整系数应当如何变化、为何变化?
  广东新规引入了一个竞争系数k0,并在第七十条(二)中明确“当电量市场份额”不满足集中竞争交易有效开展的要求是,则调增k0,相应增加各发电企业月度竞争竞争申报的电量上限,直至满足防范发电侧市场力的要求”。能够明显看出,k0的设计是针对广东市场主体中,有些发电企业装机占比超过三分之一的现实条件,当扩大市场范围和拆分发电企业等常用措施不易执行的情况下,引入竞争系数是个控制市场力的创新。从第七十条内容可以看出,竞争系数调增的前置条件是发电侧市场力影响发现价格,规则中调减的条件(未提出可以调减),并且未给出初次置k0值的原则。那么疑问来了:其一,二月、三月竞价的k0如何给的初值,给出的1.25是否满足控制发电侧市场力的要求?其二,从竞价结果来看,1.25显然满足了控制市场力的需求,那么依据什么调低了竞争系数(4月份1.08)呢?规则当中没有的内容,是否应当遵从“无规不可为”的原则?虽然这一条广大市场主体并未关注,但是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此条实际上影响着我们的电力交易能否真的市场化(以规则优先),或者说广东有无管住那只“喜欢乱动的手”,而这一直是“广东模式”被业界推崇的原因之一。
  吹毛求疵之三:双轨制下“计划轨对市场轨”的影响?
  广东4月总需求43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1%,其中市场交易电量87亿,含长协67亿,月度竞价20亿。广东新规将西南富余水电纳入了交易主体范畴,对于西电作为交易的边界也进行了描述,但是缺乏对于西电东送协议以及增送电量执行的具体描述,也就是市场中出现了严重不确定的边界条件(西电占广东用电量的三分之一强)。据电刀小组对贵州煤价和产量的分析,4月份贵州送出能力将有一个大幅的削减,另据对云南来水的公开数据,云南4月没有额外能力补足贵州造成的西电缺口。那么疑问来了:其一,对于总在变化的边界条件,造成变化的主体未承担相应责任,对于承担偏差考核(或结算)的主体是否公平?其二,对于边界条件的变化,是否对广东省内交易价格产生影响?如果产生影响,对于不同平台的两种模式之间是否产生了主体套利风险,即广东月度市场发电企业抬价,即使不中标,反而多出来的发电能力能够用于填补电少送(标杆价)的空间?
  综上,电刀小组认为,市场设计者不但需要“工匠精神”(精益求精并做好一个“包工头”),还应当具有全局意识(至少往前多看一步的“设计师”)。规则起草不但要满足眼前的闭环,还要考虑基本理论和程序争议。总之一句话:市场设计不能说自己不信的话;利益有博弈妥协,技术总有真实答案。
  《说粤全传》属于电刀小组游戏之作,如有重复,无心之过,请勿对号入座.
  河北森瑞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河北森瑞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他网站,河北森瑞电力网登在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