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13582679188

0317-3894779

公司公告:请注意,本站标示出的价格为参考价,实价以销售部报价为准。
行业新闻

地址:河北省河间市行别营工业园区

手 机:13582679188(靳经理)

传 真:0317-3894779

邮 箱:3228531992@qq.com

探讨当前电改所面临问题 我国电力行业亟待深化供给侧改革(2)

日期:2018-12-06

点击:

  
  如何能通过市场化的竞争提高效益的同时,也促进和保证我国能源结构的优化?在这方面,其实国外早就有成功的经验。例如,上个世纪末的发达国家为了执行《京都议定书》,已经发明了碳税和碳交易等制度,通过市场手段来促进各国能源结构的调整。当前,如何用市场化手段保证我国能源结构的优化,也是当前电力体制改革一个迈不过去的门卡。绝缘子
  我国对外承诺,要在2017年启动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这个碳交易市场是干什么用的?笔者认为,它决不应该像以前那样,仅仅是让一些企业和个人表演“环保秀”献爱心的舞台,而应该是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市场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国外经验,对化石能源征收碳税,或者制定碳指标、实施碳排放交易等制度,都是用市场手段解决能源结构调整问题的成功经验。从这一点上看,笔者认为,我国的电力市场化体制改革能否真正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我们能否按时兑现“启动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国际承诺。
  保障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改革
  一般来说,市场化之所以能够优化配置资源,主要是依靠价值规律的经济杠杆,实施优胜劣汰的竞争,让落后的企业淘汰出局。可是我国目前的电力行业,除了部分小水电之外,几乎都是国有企业,我们目前的各种政策和社会稳定的要求,基本上是不容许国企破产的。因此,这样的劣不能汰的“伪市场化竞争”,最后就变成了一场稀里糊涂的大锅饭。优、劣,好、坏不分,大家同生死,共患难。例如,据了解按照水火发电权交易原则,云南省电力市场化的改革,使得2017年澜沧江水电站全年的平均上网电价只有0.11元,已经不足原来政府核定电价的1/3。目前,这种所谓的市场化竞争,让我国具有非常优质资产的水电公司,必须要先和最劣质煤电厂利益均摊,然后再由政府来决定,让谁生、让谁死?这样的市场化竞争,还能起到优化配置资源的作用吗?
  平心而论,我国为什么会出现大规模的弃水、弃风、弃光?主要是在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先要保护好属于自己的煤电企业,才肯考虑是否接受外来的可再生能源的一种必然结果。避雷器
  因此,我国当前的电力市场化改革,难度确实非常大。市场竞争虽然可以通过价格杠杆,优化调整各种企业经济体的资源配置,但是却很难去调整政府部门之间的权益。当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都是不同政府部门的利益代表,那么这种市场化的竞争,结果到底会怎样?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中央似乎也早就预见到了电力体制市场化改革中的这一问题,及时地提出了国企进行混合制改造的要求。然而,在混合制改造完成之前,我们的所谓市场化改革,恐怕还只能是表面上的市场竞争,实际上的政府权利博弈。总之,在没有建立有效的优胜劣汰机制之前,笔者并不大看好目前所谓的电力市场化改革。
  电力体制的“供给侧改革”已迫在眉睫
  市场经济中,需求与供给是一对最基本的矛盾。在市场经济中起主导作用的价值规律,其实也是要通过调整供需矛盾来起作用。笔者认为,我国的所谓市场化改革,主要是指从我们原来的计划经济为主向更多地依靠市场化手段配置资源的转变。然而,市场经济也不是没有瑕疵、弊端的。一般来说,市场经济利用价值规律让生产力不断地实现扩大再生产总是好事。但当无限扩大再生产到了一定的程度,一定会产生资源以及市场与生产力不匹配的矛盾。这就有点像我们以往分析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一定会产生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客观地看,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也是市场经济,同样也不可避免地产生周期性的供需矛盾“危机”。这种危机的表现通常是,市场需求不足,产能相对过剩,无法继续维持新的扩大再生产。应对这种市场经济产生的周期性危机,以往我们更多的是强调“需求侧”管理。具体就是利用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的“需求侧”要素,来扩大市场需求,拉动经济维系新的扩大再生产。这种办法虽然经常可以奏效,但资源、市场毕竟都不可能是无限的,所以不可能一直用下去。例如,前两年我国的煤炭和钢铁行业,就爆发了极其严重的产能过剩,最后造成全行业的大幅度亏损。这些现实已经明显告诉我们,光靠从需求侧解决供需矛盾,总有一天会让矛盾总爆发。
  笔者认为,最近我们国家积极倡导的“供给侧改革”,是我国用煤炭、钢铁行业遭受的惨痛代价换来的宝贵经验。煤炭、钢铁行业还不算是直接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即使遭遇了置于死地而后生,我们似乎也还能承受。但是,有些行业、像房地产和电力,很难想象,一旦它们要置于死地而后生,社会代价将会有多大。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投资)的”。这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它告诉我们,国家解决房地产业的矛盾,不会再简单靠需求侧的投资拉动,而是要靠“供给侧改革”解决问题。
  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调整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新的经济发展。具体而言,就是以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调结构、降成本、补短板等措施,淘汰落后产能,来实现新的市场供需平衡。
  对于电力行业,尽管目前中央没有明确表态,但局势已经很明确。如果我们继续靠加大“投资”来解救当前的行业发展困境,其结果很可能会重蹈煤炭、钢铁业的覆辙。因此,我国的电力行业,迫切需要开展一场以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调结构、降成本等措施为目标的“供给侧改革”。也就是说,我国当前的电力体制改革,最重要的应该是“供给侧改革”。
  当然,电力行业也有一些自己的特点。例如,电力产品的产销是实时的,不可能存在所谓产品库存的过剩。因此,电力行业的去产能,同时也就是去库存。电力行业的另一个特点是,结构非常复杂。例如,可再生能源发电与火电厂发电,有着本质的区别。由于可再生能源发电不需要任何燃料,所以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的过剩,其实就是电力能源的过剩。这与燃煤电厂建多了的纯粹的发电产能过剩,有着本质区别。
  众所周知,不管是我们国家还是整个人类社会,当前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难题之一,就是缺乏支撑可持续的能源,来保障我们的能源安全。所以,尽管当前电力行业的产能存在着严重过剩,但我们并不存在任何能源的过剩。具体来说,我们当前的所谓电力产能过剩,绝对不应包括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理论上说,在我们彻底摆脱利用化石能源发电之前,可再生能源的发电就不可能存在真正意义的过剩。因此,我们当前所谓电力产能的过剩,其实只是火电厂发电能力的过剩,而不是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的过剩和电力能源的过剩。
  这样一来,我们电力行业供给侧改革中的“去产能、去库存和调结构”的目标,就有机统一起来了,结论就是在关闭多余的火电厂(去产能)的同时,加大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开发建设力度(调结构)。
  客观地说,去产能这项工作确实难度非常大。我们国家虽然已经成功地关闭了一批过剩的煤矿、钢铁厂,但那毕竟是在全行业置于死地后的情况下不得已的结果。对于电力行业,我们能不能在还没有出现置于死地的局面,就主动实现去产能,走出困境,是衡量我们的电力体制供给侧改革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
  结语
  总之,目前我国供给侧的电力体制改革任务十分紧迫、艰巨。由产能过剩导致的火电机组运行小时正在不断创新低,同时我国的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也已经愈演愈烈,非常需要有关部门在电力行业全面危机到来之前,就下决心开启去产能、调结构的需求侧改革,并制定出相关的配套措施。具体来说,本文第二节提出的保证能源结构优化的市场化改革,和第三节阐述的能够体现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改革问题,都是一些在供给侧改革中用市场化手段配置资源的具体方式。
  最后,笔者要强调的是,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市场化是改革的手段,而绝不应该是改革的目的。我们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目的,应该是:(1)保障电力能源安全;(2)优化电力能源结构;(3)提高电力行业的效益(不可能三角形的三个方面)。欲达此目的,我们目前几乎没有比尽快启动电力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更好的路可走。相反,如果我们把市场化当成改革的目标,不积极想办法解决电力“去产能、调结构”的根本性矛盾,而以为只要建立了成千上万个售电公司鼓励低卖高买,就能摆脱整个电力行业的困境,绝对是幼稚可笑的幻想。
  河北森瑞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河北森瑞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他网站,河北森瑞电力网登在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避雷器型号http://www.hjzhongmiao.com
  • 官方微信